当前位置:

OFweek人工智能网

其他

正文

注册送白菜网

导读: 仅从目前来看,AI无疑是人类当前和未来探索的重要方向和领域,而可预见的是人类在探索AI的过程中所创造出的危害也逐渐的暴露出来。

法国著名的思想家帕斯卡说:“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意是人的生命像芦苇一样脆弱,但人依然高贵,因为人有一颗能思想的灵魂。

正是如此,所以人类能够创造一个有一个的人类奇迹,从瓦特发明的世界上第一台蒸汽机,到莱特兄弟创造的第一台飞机,再到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的诞生,都在说明着人类在带动着科技的进步。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也正得益于人类对未知领域和未来科技的好奇与探索的成果,然而这种好奇心有时候也是人类自食其果的根源所在,意思就是说,人类在再其好奇心的驱使下为了更深层次的探知未知领域和科技的核心,往往不顾后果的尝试各种实验,终究导致一些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危害,这在美国的科幻及灾难大片中无不一一诠释着。

AI的威胁论不是空穴来风

仅从目前来看,AI无疑是人类当前和未来探索的重要方向和领域,而可预见的是人类在探索AI的过程中所创造出的危害也逐渐的暴露出来。

今日,根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人员创造了“世界上第一个精神变态的人工智能”,它似乎沉迷于谋杀行为。而这款人工智能是基于一部由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AlfredHitchcock)执导的电影《惊魂记》中人物角色孵化出的,被称作为“黑天鹅”。

众所周知,目前人类对AI持有三种言论,AI促进科技的发展、AI威胁论、AI中立方;而三方中AI威胁论又最受社会和公众的关注,呼声最高。就连著名的物理学家霍金也曾三番五次的发表AI威胁论,“人工智能可能会毁灭人类”。同样的包括埃隆·马斯克(ElonMusk)在内的许多精英人士对于人工智能的能力持意见保留态度。

所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人员创造的“世界上第一个精神变态的人工智能”,无疑是更进一步的坐实了AI威胁论。

AI的创新和突破是推动社会和科技的进步,不是成为有心人的AI武器

再回到科技发展的本身上,每一次科技的创新和突破,更多的是为推动社会的进步和为人类创造更有价值的新物种。同样AI的创新和突破,无疑是让AI在零售、医疗、物流、交通等众多的领域实现更具价值,能带动领域更智能、更快速的发展,让AI赋能于所有的终端。此次百度在2018年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所展示的无疑是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们往往都在沉溺于科技的创新给我们生活带来的便捷和无线快感,而忽略了其中的危害。在每一次的科技发展和变革成功之后,不知有多少生命和灾难在历史的车轮中逐渐销声匿迹。我们很难想象的是这一次次的灾难往往并不是科技发展的本身所带来的,更多的是人为、或平时的失误所带来的。

诸如我们列举一些不确切的例子。

案例一:

被认为是“永不会沉没之船”的泰坦尼克号是英国豪华的定期客轮,有11层楼高、相当于3个足球场长,是当时海上最大、最豪华的巨轮。在1912年4月14日午夜,该船以41公里的时速行驶在纽芬兰大浅滩南150公里处。据认为船长没有考虑到正在逼近的危险而船速过快,船与46000吨重的巨大浮冰相撞,导致5个水密舱破裂而全船沉没,1513人丧生。

案例二:

1986年4月26日,苏联基辅以北130公里处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发生猛烈爆炸,熊熊烈火直升天际,反应堆内放射性物质大量外泄。7天后大火才被扑灭。150多天之后,已报废的4号反应堆被埋在巨大的“石棺”下。苏联当局承认,“事故的原因显然是主观问题,人为的错误”。据认为,电站中石墨燃烧造成了大火,使反应堆中产生的热量不能散发,导致原子堆芯融化,酿成了核能开发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悲剧。

案例三:

1945年夏,日本败局已定,但日本在冲绳等地的疯狂抵抗导致了大量盟军官兵伤亡。当时美军在多方面的考虑之下,美国总统杜鲁门和军方高层人员决定在日本投掷原子弹以加速战争进程。最终确定在广岛投掷第一颗原子弹,直接造成其约16万人而死亡。

回到AI本身,可预测的是AI在未来的赋能及应用上面,会比之前任何一个科技的创新和变革更加的超前、甚至更加的难以预测。如果一些反社会或者伪科学家利用探索AI的借口来制造AI武器,那么后果是很难想象的,就像美国AI电影里面所诠释的一样。

那么我们再回到“世界上第一个精神变态的人工智能”上,不可否认这是AI上的一次重大的进步,尽管如此,但这也正预示着人类利用自己对AI的好奇尝试正一步一步的将自己推向危险的深渊,我们很难想象,若干年之后,如果电影上的情景在我们身上毫无删减的重演,那将会是什么样子。

正如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Musk)之前在一部有关人工智能的纪录片中称,人类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就创造了“一个不朽的独裁者”,并将永远无法摆脱它们的统治。他说,人工智能的独裁统治期限将远超出任何一个政权,从而实现对人类的无限期压迫。并且为此,马斯克还专门成立一家人工智能创业公司Neuralink,研究人机接口,同时还有了“殖民火星”的计划,虽然有一些唯恐主义,但至少表明人类已经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对AI的监管,将是推动AI朝着良性方向发展的有效措施

尽管AI的发展会携带着不可预估或难以预测的危险,但是我们仍然应该去正式AI的创新和突破,而不应该一味的去倡导AI威胁论、唯恐主义。从AlphaGo战胜李世石,到百度量产无人驾驶汽车,都在展示着AI在推动科技的发展和造福于人类。归根结底,我们不能去阻止AI的高速发展,但我们可以去有效的监管防止AI带来的危害,让AI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

虽然之前马斯克曾警告称,现在人工智能进行监管“已为时过晚”,但就目前来说,人工智能仍然还处于探索性阶段,诸如谷歌云首席科学家李飞飞之前在谷歌I/O上说:“一切刚刚开始。现在AI领域的工具和革命性技术,仅仅是广袤海洋中的几滴水。剩下的可探索空间,即我们能借助AI实现的事情,几乎是无限的,再怎么夸大也不为过。”

所以此时如果政府或者相关机构能够出台有效的监管政策还为时未晚。一旦AI真正成熟或病毒式的爆发,那时或许真的已经为时过晚了。

文/陈剑锋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人工智能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